姚蓮舟從深沉的靜坐中醒覺過來,回到現實的世界。

一睜開眼,他看見面前一片模糊。

不,不只是因為閉目太久的關系,而是眼眶一片潮濕所致。

他伸手摸摸,才發覺自己臉上流了兩行淚。他想不起自己為何而哭。先前明明讓精神進入了虛空的狀態。

整座“金殿“都是銅鑄建筑,在隆冬中比室外暖和不了多少。殿角生了一爐小小的炭火,發出的“必剝“聲音清晰可聞。除了窗格吹進來的風,一切都如此寂靜。

姚蓮舟瞧向窗外片片落下的飛雪。

西安之戰至今匆匆已過了將近一年。雖說與各大派訂下了五年的“不戰之約“,姚蓮舟可不會停下來等待他們。自從回到武當山后,他又再投入修練之中,欲將那一戰所得的經驗,與平生所學融會,再創造出新的武技。

——沒有半點松懈下來的余地,這正是身為王者的宿命。

可是事情并不順利。姚蓮舟這兩、三年來就察覺,自己再不可能像從前那般不停高速地進步。

這其實是非常自然的事情,就如鍛煉力氣,一個人最初由只能舉起一百斤,練到舉起二百斤,是只要努力就很快達成的事情;要再從二百斤加到二百五十斤,開始變得比從前困難;然后要舉到二百七十斤、二百八十斤、二百八十五斤…當你愈來愈接近自己的極限,到最后就連再加半斤或幾兩,都變成非常不容易的事情。

姚蓮舟無疑就是走到這樣的境界里。

雖說是常理,但他無法接受。他知道去世的師父公孫清也無法接受——姚蓮舟這個人,就是因為打破了常理,才站到今天這位置上。

于是他又再獨自上來天柱峰閉關。

然而在“金殿“潛修了整整十二天,依舊一無所得。

——難道…我變弱了?

世上所有修練技藝的人,都總會有懷疑自己的時刻。姚蓮舟也不例外。

——是因為…我向她打開了自己的心嗎?

他記起上山閉關前那一夜。殷小妍睡在他的胸膛上。

“你快樂嗎?“那一刻,姚蓮舟突然這樣問她。

擁有超人觸覺的他清楚地感受得到,她的嬌小身子短暫地僵硬了一下。然后她才回答。

“嗯?!?

姚蓮舟不能確定,這算是一個怎樣的答案。

他確實喜歡殷小妍。從第一天住進“盈花館“看見她,就對她有好感:那看來過分瘦弱的身軀,卻裝載著堅強的靈魂,猶如一朵寒冬中生存的花。后來的大戰里,殷小妍在那么險惡的境況下仍然不離不棄,更證明了姚蓮舟對她的感覺正確。他被深深吸引了。

姚蓮舟從來不會讓任何人妨礙自己追求武道的極峰。不管是多愛的女人都不行。

可是那天在“盈花館“的戰斗里,姚蓮舟卻發現,自己為了保護殷小妍,中毒的身體竟能發揮出超乎預料的頑強。

——原來,為了另一個人戰斗,可以這樣。

那時候他已經決定,只要活著回去,就一定帶這個女孩走。

——她會令我變得更強。

現在姚蓮舟卻開始懷疑這句話了。不是因為厭倦了她——這一點姚蓮舟很清楚,何況殷小妍這段日子也變得愈來愈美。他只是發覺在不知不覺間,自己的心因為她的存在而改變了。修行的路途并沒有變易,但他覺得自己走著時好像背著一個無形的包袱…

姚蓮舟猛地搖一搖頭。他很驚訝:在閉關靜修的時候,竟然都在想女人的事。

這樣的自己,很陌生。

——也許我需要的,就是尋回從前的我。

姚蓮舟抓起身邊的野狼毛裘披在身上,連炭火也忘記了弄熄,提起“單背劍“,推開“金殿“的銅鑄大門走出去。

天柱峰頂,一片凄美的雪白。

冬風吹拂他身上灰色的狼毛。他孤獨地踏著匆忙的腳步,走在下山道路的瑞雪之上,那身影很快就變小。

他要去見一個人。

隔在囚室的鐵枝后面,一個背影面朝墻壁,蹲坐于陰暗角落,沉靜地呼吸著。這人一頭鬈曲的長長亂發多年沒有梳理,就有如雄獅的毛發一樣。身上的衣服倒還潔凈,并沒予人階下囚的感覺。

“商師兄?!?

姚蓮舟已然站在鐵枝外的走廊上良久,內里的囚犯對他來臨卻全無反應。他只好呼喚。

囚犯緩緩撥一撥亂發,好像從白日夢中醒過來,舉臂伸伸懶腰——突然他身體如閃電轉過來,嘴巴運勁吐出一物!

——從極靜到極動,毫無先兆。

姚蓮舟略側頭,那原本激射向他左眼的東西越過臉旁,打在后面的石壁再落下來。

是一塊尖細的骨頭。

站在這兒的要非姚蓮舟此等高手,已然被這突襲打瞎眼睛。

囚室里揚起一把高傲而響亮的聲音,當中竟帶笑意。

“自從我在這兒,你這是第一次來看我。已經七年了?!?

他說得出多少年,顯示頭腦沒有因為長期囚禁而受影響,仍然十分清醒。

他的明亮眼睛在黑暗中發著光,打量姚蓮舟身上的掌門白袍:“說起來,我是第一次看見你穿這套衣服。哈哈,像個女人?!?

姚蓮舟的臉容沒有因為這揶揄而動一動。他只是看著囚室里這個危險的男人。

表面沉靜得像一塊冰,但其實姚蓮舟心內血氣興奮地翻涌。他要的就是這個感覺。

——我沒有來錯。這家伙,只要看他一眼,就夠了。

里面的“商師兄“沒有再說話,只是與姚蓮舟目不轉睛地對視。能夠這樣盯著武當掌門而內心無一絲動搖的人,世上不多。

姚蓮舟又看了他一會兒,就轉身沿走廊離去了。

“我會殺你的?!?

姚蓮舟身后傳來這句話?!吧處熜帧罢f的時候沒有半點激動,只是好像淡然地再次確認一個事實。

“然后,武當派就會再次屬于我?!?

姚蓮舟離開“遇真宮“后的禁地,回到“真仙殿“之后,召見了負責武當山警備的“褐蛇“樊宗。

“那個人…“

姚蓮舟一說,樊宗已經知道掌門指的是誰。他白皙的臉容馬上一緊。

“…有人跟他接觸過?!?

“掌門是看見什么跡象了嗎?“樊宗只覺在寒冬中仍然掌心滲汗。假如這是事實,非同小可。

“只是直覺?!耙ι徶壅f:“你暗中調查一下,看看有哪些人可疑?!?

樊宗點頭領命。

在帶著雪霜的半山枯林之間,有兩條深色的身影飛快交掠而過,發出沉實的碰響。

侯英志吐著白霧低頭喘息。他一身深綠衣裳正在冒出蒸氣。手中左短右長的木劍正在微微發抖。

不是因為寒冷。

“已經累了嗎?“

葉辰淵冷冷地說,一雙帶著咒文刺青的眼睛,瞧著這個他親自帶入門的年輕弟子,當中不帶任何感情。

“不?!昂钣⒅緭P起英氣的眉毛,咬著下唇搖頭?!拔疫€可以?!?

“好?!叭~辰淵說著,把手伸進玄黑道袍的襟內,掏出一本薄冊。

正是青城派“雌雄龍虎劍譜“。這是他親手抄的謄本,以免失落。

“下一式…“葉辰淵細讀上面的字體。其實他早已背熟了劍譜,也知道聰慧的侯英志必也已牢記。只是他見侯英志已然很疲倦,就再讀一次內容,免得他弄錯:“『合爪』之勢,四十八合于五五,步走一十八,左劍隨之二九,以截來劍腕肘,鉗之?!?

侯英志聽了,閉起眼來默想,努力回憶在青城山上學過的劍法。

半年前葉辰淵返回武當山,就立即秘密召見他,將這“雌雄龍虎劍譜“展示給他看。

“你曾是青城弟子,看得明白嗎?“

侯英志用了兩天反復推敲,就解明了這些暗碼的意義。

其實非常簡單:每組數字,前一個是青城派其中一套劍法的代號,以入門修習的次序排列;后一個自然就是那套劍法里面的第幾式。這本來就不是怎么難解的密碼,只要是青城派弟子,依著嘗試一下就會看出來。

——但也只有青城弟子拿到手上才有用。

“雌雄龍虎劍法“就藏在青城派的所有劍路里——侯英志和燕橫幾乎在同時,以截然不同的途徑得知了這個道理。

這時侯英志開始組合這式“合爪“:右手長劍的動作是“四十八合于五五“,即是從青城派第四路劍法“伏降劍“的第十八式“沉舟勢“的起手位置,揮往第五套劍法“圓梭雙劍“第五式“內雙撩“的右劍方位;同時“步走一十八“,步法要配以入門劍法“風火劍“的第十八勢“斷云“;緊接著左手短劍“隨之二九“,是第二路“瀧渦劍“的第九式“浪卷孤巖“…

劍譜上的每一招,就是這樣一點一滴地重新組合再現。

葉辰淵看著侯英志一次接一次的揮劍推敲,也看出這“合爪“的用意和勢道來。他目中閃現興奮之色,也開始揮著長短劍,依著侯英志的動靜去摸索這個招法的動作。

“會不會…是這樣?“葉辰淵這時說。他畢竟劍術修為和實戰經歷都甚深厚,很自然也開始加入自己的思考,還有武當劍法的竅妙,以演繹填滿這招式的內涵。他的木劍不斷重復出招,漸漸一次比一次快,一次比一次自然。侯英志聽到這破風聲,也就暫停推敲,反過來專心觀察和模仿葉辰淵的動作與發勁。

葉辰淵并不介意讓侯英志吸收自己的劍法。武當派門戶傳承本來就是這么開放:沒有什么不許學的高級秘技,只看你有沒有學懂它的能力。

倒是葉辰淵自己,卻違反了武當派的這個原則。他沒有將發現“雌雄龍虎劍譜“這件事情稟報姚掌門,更未拿出來與同門一同研究分享,卻偷偷找侯英志這個前青城弟子幫忙破譯劍譜,并在這山林里二人秘密練習。

這一切,始終源于葉辰淵長久的心魔:自七年前那第一次落敗,他沒有一天不想擊敗姚蓮舟。

葉辰淵不是為了掌門之位——他對權力沒有興趣。他徹底忠于武當派,只要武當能達成“天下無敵“,他絕不介意付出任何代價。

可是身在一個“天下無敵“的團體里,自己卻不是第一人,那仍然是一種遺憾。

本來他已經放棄了挑戰姚蓮舟。但發現這部劍譜,讓他重燃希望。

——假如,我從中找到能夠取勝的優勢…哪怕只是一點點…

——何自圣敗給我,也許就是天賜給我這個契機…

對于已經四十六歲的葉辰淵而言,這很可能是最后一次機會。

經過半年來秘密練習,二人已經將“雌雄龍虎劍法“的五成重現了,然而沒有真正的青城高人指點,他們無法肯定每一劍到底有多接近原本的招勢。侯英志畢竟只是青城派“研修弟子“,并未學全青城劍法。有的招式代號里包含了三套高級劍法“迅兆劍“、“八音劍“和“甲壁雙劍“,這些侯英志全都沒學過,也就無從解讀,只能大約揣摩一點點。

二人將這“合爪“一式組合得差不多后,葉辰淵也就呼喚:“來吧!“

侯英志先當喂招的人,一劍往葉辰淵面門直刺。葉辰淵心里牢記了這新學的招式,右手長木劍將來劍向內架住,同時左手短劍斜抹而上,截向侯英志手腕。

被短木劍的鈍刃擊打,侯英志前臂吃痛,木劍脫手掉下。葉辰淵順勢猛踏一步,雙劍同時靠身步發力一起刺過去,停在侯英志眉心和胸口前。

“這角度好像不太對…“葉辰淵比劃著短劍,嘗試各種不同的揮抹角度:“再來!“

侯英志拾起木劍又再次喂招。如此經過好一陣子,兩人又交換了角色,好讓葉辰淵從對手的角度觀察這招式的效果,更加深理解其用法之妙。

這時侯英志也在密切注視葉辰淵。葉辰淵不斷重復練習之下,他的招式動作和姿勢開始有微細的改變。侯英志知道,這是葉辰淵將武當派的武功習慣和劍路融入招式的結果。葉辰淵畢竟修練武當派劍道已經接近四十年,很多動作的傾向已經變成無法改變的本能。

對侯英志來說,這才是他與葉辰淵秘密練劍的最大裨益。

侯英志自從一年前加入武當派后甚為努力,加上有六年多的青城劍術底子,比對其他新入門者進度快得多。但是他自己則不是這樣看。

——我不是初入門。我是一個修練了六、七年的劍士。要比,我就得與同樣資歷的武當弟子去比。

那一輩的弟子,勝過他的當然有很多。有幾個出色的甚至已經開始進入“兵鴉道“訓練了。

另方面,侯英志的青城武功底子,也并非全然有利。雖說天下武功殊途同歸,青城派與武當派的劍路和戰法還是大有分別,侯英志要壓抑著青城劍法的習慣去學武當派的劍招,有的時候比完全一張白紙的初學者還要困難。

有次“鎮龜道“的陳岱秀師兄看見他練劍,語重心長地勸告他:“你不如徹底忘記青城劍法,抱著一顆空白的心,從頭去學武當劍吧?!瓣悗熜质强闯隽?,侯英志還有練習青城劍。

但侯英志不愿放棄從前的所得。他深信青城劍法就是他最重大的資本:只有靠著這個優勢,他才有望在武當派里加快超越同儕,進身為精英。

他沒有忘記,燕小六比自己更快當上“道傳弟子“這個恥辱。那個時候他跟小六還是好朋友,對這事只是略有不快;但投身武當之后,他每次回想這事情就越發感到不忿。

——全因為那次姚蓮舟接見他,卻只問他燕橫的事。

侯英志自那天就立誓:我要盡快變成姚掌門無法忽視人物。

他努力試圖將青城和武當的劍路融合,深信這是令自己的武藝突破往另一層次的關鍵,但始終沒能成功。

現在與葉辰淵練習,侯英志得以極接近地觀察,葉辰淵如何把青城劍法化為己用,這條道路突然就如點亮了一盞明燈,予他極其珍貴的啟發和引導。這半年里他的心其實都不在“雌雄龍虎劍“上,反而是在全力發展自己的一套混合兩派的劍法。

葉辰淵為了武功更上層樓,找侯英志幫助破譯這份劍譜;但結果卻是侯英志的得益遠比葉辰淵多。

兩人交換了位置數次,擊劍兩百多遍后,侯英志終于也累了,連劍也握不牢。葉辰淵見了就說:“今天到此為止?!?

二人放下木劍,一起坐在一塊巖石上休息,這兒可眺視山下道宮的風光,只見武當山大半被白云所蓋,又是另一番美麗。

葉辰淵拿來一個布包,內里有幾塊干餅,還有一小瓶酒。

“喝兩口,暖暖身子?!叭~辰淵把瓶塞打開,遞給侯英志。從前青城派戒律森嚴,不許喝酒,侯英志也是到了武當山后,初次嘗到那幫助練功的“雄勝酒“,花了好一段時日才學會喝。

兩人默默坐著分享那酒與干糧,只是瞧著山下風景,沒有交談一句。

“假如你是我兒子,多好?!?

葉辰淵忽然說了這樣的話。

侯英志心里在震動。他想起自己沒有用的爹。想起已經少了見面的好朋友葉天洋。

他不知道要如何回應。

兩人繼續沉默。

次天的晚上,殷小妍一手提著燈籠,另一手拿著紙傘,站在山路旁一棵大樹底下等待。

她冷得臉頰都赤紅了,櫻唇不斷呵出霧氣。殷小妍已然脫去當年做妓院小婢時那股楚楚可憐的氣質,經過這大半年在武當山養尊處優,身子比從前豐腴了,臉龐也更增加了健康的光采,原本被艱苦生活所掩藏的美麗,此際盡情綻放,假如走到街上,必然被看作出身大戶的千金小姐。

她這一身白狐裘,是入冬時姚蓮舟送的禮物。這等名貴的衣服,小妍從沒想過自己也有穿上的一天。

“跟你很合襯?!八谝淮未┥蠒r,蕓媽這樣贊嘆。蕓媽是武當山腳村落的農婦,姚蓮舟特別雇她到山里來照顧小妍的起居。她倆很快便合得來,婢女出身的小妍也絕沒有把她當作傭人。

“是嗎?“小妍那個時候微笑。她知道老實的蕓媽不愛說奉承的話。

殷小妍想不到,自己還可以有什么不幸福的理由。一個出身卑微的女孩子所能想象的東西她都得到了。整個武當山上下無人不對她敬重有加。她的男人是活脫脫的人中之龍,除了修練和處理門派事務的日子之外都很關心愛惜她。

從前她的愿望,只是能夠離開“盈花館“,過一種更像人的生活,絕沒有想會得到這么多。

可是到了現在,殷小妍還是無法由衷地感到幸福。

她知道姚蓮舟感受得到——否則那一晚他不會這樣問她。

——你快樂嗎?

殷小妍不敢多想。本來就沒有要求更多的資格。當天是自己求姚蓮舟帶她上山的。

她在路旁等待了好一陣子,正要放棄回去時,卻看見山路上方的黑暗里出現了燈光。她一邊在顫抖,一邊微笑。

侯英志完成了今天的午課后,匆匆吃了頓飯,就一個人上半山去,練習近日所領悟、結合武當與青城的劍法,結果直到入黑才回來。

——武當派講求弟子自行奮發,故門內的紀律并不森嚴,每天除了往武場必修早、午二課之外,其余時間可自由修行,不管是獨自或找師兄弟共練也行,即使是練習到深夜凌晨也無人干預。

侯英志提著燈籠,另一手拿著練習用的鈍劍擱在肩頭,從山路的階梯飛快步下,燈光映出他身體還在散發霧氣。

他看見了路旁樹下的殷小妍,也就走過去。

“終于等到你啦?!耙笮″χf。

侯英志不語,帶著她走往樹底一個刻著“道不遠人“四字的石碑前。他脫下外袍蓋住石碑,讓殷小妍倚坐在上面,不致弄污衣服。

“掌門不是下山了嗎?“

“昨天下來的…今早又回山頂去了?!耙笮″f時無法掩飾臉上的寂寞。

她將燈籠放在地上,收起雨傘,解下掛在腰間的一個小布囊,里面用紙包著一塊像黃色水晶的麥芽冰糖。

“我今天吃到這個,味道很好,也就留了一塊給你?!?

侯英志拿過來一把放進嘴里,那甘甜的味道馬上充溢舌齒間,稍解了苦練之后的辛勞。

“謝謝?!昂钣⒅竞枪χ卮?。

兩人就這樣在樹下閑聊起來。他們平日時常都是這樣閑扯,話題不著邊際,有時侯英志說說自己從前在青城山的趣事;有時是殷小妍回憶“盈花館“里見過的荒唐情景。

侯英志的爹侯玉田干過走鏢,懂得看星星辨別方位。這時侯英志也就照著父親所教,給殷小妍指出北斗七星的所在。

“真有趣?!耙笮″鐾狗毙?,眼神有如小孩。侯英志不禁在旁偷瞧她的樣子。

殷小妍既是掌門的女人,武當山所有弟子雖然都十分尊重,但沒有一個敢稍稍接近她,甚或多談一句話,教她感覺像是個寄居武當的外人。唯有跟她年紀相若、又是上武當不久的侯英志,竟然不避嫌跟她說話,令她在武當的日子好過得多了。

這時候殷小妍才發覺:自從十二歲賣身離家后,這些年來一個朋友也沒有——書蕎姑娘和姚蓮舟都不能算作“朋友“?,F在侯英志是第一個。

——在妓院里的時候,她以為“朋友“在她往后的一生,都將是奢侈的東西。

侯英志最初跟殷小妍打開話匣,純是心血來潮——當然他也不否認,有少許是因為對姚蓮舟不服氣。

可是認識下來,殷小妍愈來愈令他想起一個人。

他丟下在青城山的宋梨。

她們的樣子和性情其實不是那么相似。經過生活磨練的小妍,個性和說話都比宋梨溫婉得多;宋梨則比小妍更有活潑生氣。

但兩人在侯英志眼中卻有個共通處:都擁有一股讓人禁不住憐惜的美麗。而這種美麗,你認識她們愈多,就愈是抓著你不放…

“很冷了?;厝グ??!昂钣⒅菊f著,取回石碑上的外袍,拍了兩下披回身上。

“謝謝?!耙笮″⑿Υ怪L長的睫毛:“跟你聊了一陣子,整個人都輕松了?!?

侯英志知道她納悶的理由??墒且幌氲阶约焊莻€男人的距離,他沒再笑了,只是揮揮手。

“你先走。我等一會兒再回去?!?

看著殷小妍提燈消失于黑夜里,侯英志吮著已經愈變愈薄的糖果,手掌把劍柄握得更緊。

——我要進步更快。直至再沒有人能夠無視我的存在。

在夜里與掌門的女人同行終究不妥,侯英志等了好一陣子,預料殷小妍已快回到“遇真宮“后,他才開始踏上山路,前往武場旁的宿舍去。

但在半途中他感覺有異。

侯英志沒有看見什么,也沒有聽見什么。只是經過長期與葉辰淵這等劍豪練習后,他對危險的直覺已被磨得甚為尖銳。

他停下步來不久,樊宗就從后面現身。

樊宗的表情有少許意外:以他“褐蛇“的輕功和隱匿功夫,竟也給這小子察覺了…

“很晚啊?!胺谛χf,但那雙細目并無笑意。

侯英志向樊師兄行禮。他不能肯定,自己是在何時甚或哪一天開始被樊宗跟蹤。

侯英志與樊宗對視時,眼睛沒有半點閃爍。他心中無愧。與殷小妍之間并沒有任何茍且失禮之事。跟葉辰淵練劍也并非干犯了什么戒律。那是副掌門的命令啊。至于隱瞞得到青城派劍譜,那是葉辰淵的責任,跟他沒有關系。

“是的。我才剛在山腰練劍回來?!昂钣⒅菊f。他一身都在散發熱氣和汗味,已是證明。

“很努力啊。我最初就沒有看錯你?!胺谌栽谛?。

卻忽然動起來。

他以迅疾手法,右手快拔腰間的飛劍,當作短劍擊向侯英志胸口!

侯英志面對樊宗那驚人的步法速度,已然來不及拔劍,把鈍劍連著鞘舉起,及時格著這一刺。劍勢既起,他身子即如行云流水,順勢就把鞘尾反擊掃向樊宗的頸項!

樊宗回劍擋著,同時竟能靈巧地把飛劍轉為反握,手與劍成鉤狀制住那劍鞘,令其動彈不得。

侯英志卻也反應過人,一感受到劍鞘被制,立時就將鈍劍拉出鞘,步法斜走,側身將劍刺往樊宗肋骨,正是“武當行劍“!

——但其中也夾雜了青城派“風火劍“的發勁之法。

這刺劍的勢道非常猛烈,樊宗也不得不以步法橫移閃避,同時另一只左手卻朝侯英志揚起!

侯英志劍勢已出,來不及回劍去格,只有舉起左臂護在胸前。

樊宗擲出的飛行物迅速射來,侯英志左手一揮用掌撥中,那物彈開去跌落地上。

侯英志的燈籠早丟到一邊,在地上燃燒著,映出那“暗器“只是小小一截樹枝。

——假如換作是飛劍,侯英志這赤手撥打還是要受傷。

侯英志再一次令樊宗意外。那攔截暗器的準繩和速度,即使在武當山上也不多。

“你進步不少啊?!胺谳p松地把飛劍還入劍鞘,同時把侯英志的劍鞘拋回給他。

侯英志接過,還劍入鞘后低首拱拳:“感謝師兄教導?!?

他在夜里的臉色卻鐵青著。他看得出,樊宗不是友善試招那般簡單。

——到底是怎么回事?

他撫摸著腫起的左掌,心里狐疑。

——是因為我跟葉辰淵秘密鍛煉嗎?…

“快回去休息?!胺谡f:“明天早課別遲了?!?

侯英志再行一次禮,就摸著黑沿山路下去了。

樊宗久經訓練的眼睛能在夜間視物,一直盯著侯英志的背影不放。

——這可不是一般的進步…一定發生了什么。難道真的跟“那個人“有關系?

樊宗決心一定不負掌門所托,將這事情查個明白。

他摸著飛劍的柄子,回想起當初進身“首蛇道“最高精銳“褐蛇“時立過的誓言。

——任何危害武當者,必殺無赦。

這是身為武當派刺客的唯一信條。

购买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