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記

來到《武道狂之詩》的這一部,我終于擁有一本卷數達到雙位的作品了。

這么說好像有點小題大作,不是一個出書已經十多年的作家應該說的話,在通俗小說的世界里更不是什么值得興奮的事情。

可我還是得說,這個雙位數讓我有點自豪。寫到這個長度仍沒有被讀者厭棄的小說有很多,但畢竟還不算“太“多吧。

回想起來,我最初向香港方的出版社交出這個作品的提案,實在簡略得不得了,也沒有很仔細告訴他們會出多少本,好像還跟他們說過“必要時能夠用三、四卷就完結“這樣的話。對不起,騙你們的啦,從一開始我就決定這是一個很長的大長篇——武俠小說一定要這樣才好看的嘛。至于出不出得完,會不會腰斬,完全不在我考慮之列。

幸好,你們乖乖的上當了。

或者說,感謝你們對我毫無根據的信賴。

一部書的面世與流傳實在非常不容易。有笨笨地埋頭寫書的人;有笨笨地冒險替別人出書的老板;有笨笨地為了趕出版日期而努力的編輯、插畫師與設計師;當然更有笨笨地掏錢買書的讀者。

這幾種笨蛋,全都很值得尊敬。

還記得在《武道狂》卷六的后記里提過自己拍攝紀錄片《功夫傳奇》的事情,那時候還寫“大概是唯一和最后一次機會“參與這樣的武打拍攝。哪料一年多之后(也就是在寫這部書期間),又再得到香港電臺電視部邀請,主持其中一集《功夫傳奇Ⅱ》,在他們安排下得以學習另一個從未接觸的國術門派——八極拳。

接這個工作簡直樂透了,不是因為喜歡上電視(當然也有一點啦),而是凡關于武術的,不管寫文章或做節目,對我來說都是非常愉快的事情。

我那部分的拍攝主要在香港和臺北,得到兩地許多八極拳師父和教練的熱心指點,實在非常感謝。我特別要向“中華民國八極拳協會“的葉啟立老師致謝,他毫不吝惜地指導我大槍術的內在奧妙,讓我大大見識了中國古代兵器實戰是如何精深。短短時日里實在不可能真正學到什么,但是從中吸收到的寶貴知識,我相信將來必然有機會在小說里呈現,讓更多人欣賞到武學之美與智慧。

武術就是這么奇特的東西,它的本質明明生于激烈的斗爭,但到了最后卻能自然產生出人與人之間相互的敬意。我想大概是因為武道內里就有一種“誠“吧。

喬靖夫

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

書名:武道狂之詩

副標題:卷十 狼行荊楚

作者:喬靖夫

出版社:天行者出版社

出版年:2012-1-18

ISBN:978-988-15533-8-6

圖源:susany

校對:susany

版本:0991校(by.午后書社)

修訂時間:2012-1-31

引言

陰之極而陽戰之,曰龍戰也。戰則兩傷矣。陰道極,極斯窮,窮則傷,將復壯,因萬物而見焉,故曰于野。則柔脆者枯死,而堅強者內生也。

——《子夏易傳·卷一》

卷十一 劍豪戰爭 前文提要

強大的武當派為實現“天下無敵,稱霸武林“的宏愿而四處征伐。流浪武者荊裂與青城派少年劍士燕橫矢志向武當復仇,更與愛劍少女童靜、日本女劍士島津虎玲蘭、崆峒派前任掌門練飛虹及少林武僧圓性結成同伴,號稱“破門六劍“,一起踏上武道修練與行俠江湖的旅程。

“破門六劍“于江西大破波龍術王一干妖匪后,繼續追查及對付販賣“仿仙散“的貪宮污吏,因此得罪朝廷大奸臣錢寧。錢寧在南昌寧王府獻計下,鼓動皇上頒下“御武令“,冊封各大門派為“忠勇武集“,并勒令武林人士圍剿逆匪“破門六劍“。

天下武林為“御武令“而沸騰,荊裂等人成為無數武者群起追殺的目標,步步危機…

卷十一 劍豪戰爭

购买彩票